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二的博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广西壮族自治区 桂林市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一个一直在撤退中的人:大城市广州混不下去后,撤到二线城市佛山,珠三角沿海地区混不下去后,又撤回到内地桂林,未来再撤就是十万大山了……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原创】走自己的路,让百姓无路可走  

2016-9-12 13:03:18 阅读1084 评论0 122016/09 Sept12

作者/杨二

(微信公号:feihou1968)

前些年,曾经有首歌脍炙人口,是人都能哼上一两句,尤其是那句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歌词,更是让人血脉贲张,浑身是劲。这些年,时代在变,娘炮的歌占领市场以后,唱这首歌的人就少了。

不过,二哥这几天在桂林的大街小巷里暴走了几段路后,忍不住就想起了这首歌。尤其是走在人行道上忽然就无路可走,或者被悄然凸起(或凹下)的地砖绊了个趔趄差点崴脚,又或者踩上松动的地砖被滋了一脚污水后,这首歌就不停地在二哥脑海里萦绕起来,如同对前途感到迷茫的时候就想起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词一样。当然,这一次翻来覆去只有一句歌词:路见不平一声吼。

所幸的是,二哥注意形象,歌只在脑海里响,没唱出声,不然,这一路走一路吼,嗓子非得吼哑了不可。嗓子哑了其实算好的,因为还有一种可能是二哥承受不起的:直接被人拉去了矮山塘。这种地方,在香港叫青山,在广州叫芳村。

没图没真相,先上几张图再说(不要问二哥这是哪条路,因为常年在街上走的人都知道,桂林的路基本上都是这样)。

在走上机动车道差点被电动车撞,在终于被一个大坑崴了脚,在咯吱咯吱踩着一脚污水的凉鞋总算安全走到目的地后,二哥心下一片恍然,有些要崩溃的感觉。休息片刻回复冷静后,不由就对乐秦书记的亲民感到由衷的敬佩:他是真正了解桂林的,不然他不会说桂林就像个大县城。

俗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句话的意思,换成现代汉语,按二哥的理解就是:一路不平,何以平天下。

因为一路走来太不省心,极端耗费体力,静下来后二哥很快就入睡了,并且做了一个梦:假如由二哥说了算,二哥一定给桂林人民一条可以好好走的路。

作者  | 2016-9-12 13:03:18 | 阅读(108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千年的荷塘,万年的妖

2016-8-29 15:19:55 阅读879 评论1 292016/08 Aug29

作者/杨二

刚听说桂林琴潭千亩荷塘湿地公园项目正在推进中的消息时,二哥着实小小兴奋了一把:千亩荷塘,还是有千年历史的,桂林市民真是有福了。

我们这代人,对荷塘有些独特的情感,这大抵都源自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只不过,天天背,还要默写,还要归纳中心思想,还要写读后感,再好的文章,对于那时的二哥来说,都不是什么美妙的东西。也只有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没人逼我了,对于朱老先生文中的意境,才算是略有感悟,觉得还真是篇好文章。

这件事情说明了一个有点尴尬的现象:二哥怕逼。正如同朱老先生文中所述:……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没人逼,思绪可以信马由缰,恣意发散,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因此,对于二哥来说,荷塘的的美色倒在其次,关键是荷塘所营造出的气氛,能带给人精神上的空间,更被二哥所看重。也因为如此,小小的兴奋过后,二哥对于这个荷塘的千亩规模和千年历史,却也并不是特别感冒。

朱自清朱老先生笔下脍炙人口的荷塘,了不起也就十亩二十亩的面积吧?我们来个千亩干嘛?总想以规模取胜,好像规模小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还有这千年的荷塘,文人骚客再抒情,无非也就是旧时村里人挖几条莲藕、泼几盆脏水的池塘而已,蚊蝇漫天,这历史其实不讲也罢。

二哥这话可能是悲观了一点,可能会让一些特想做点政绩出来的有关部门不高兴,不过,当街道上又脏又乱,当街边摆摊理直气壮,当一栋栋违法建筑视规划如无物拔地而起的时候,你哪怕弄个万年历史的万亩荷塘,也丝毫改变不了城市的形象。千年的荷塘,万年的妖。

作者  | 2016-8-29 15:19:55 | 阅读(879) |评论(1) | 阅读全文>>

规矩是死的,老虎是活的

2016-8-25 14:09:39 阅读963 评论0 252016/08 Aug25

【二哥语录】

李亚鹏离婚的时候签名把鹏字写成了朋,大意是老婆都没了,鸟还有什么用。王菲一气之下就把菲写成了非,意思是鸟都没了,草窝也没必要存在了。二哥则说,不守规矩,自己把自己给害了,这样的利,逐到了又有什么意思?

--------------------------------------------------------------------------------------------------------------------------------------------------

关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最新的公告已经出来,不出意料,被咬的人负主要责任。

此事之前网上已经炒过一轮,当时出人意料的是,惋惜、心痛的少,骂当事人不守规矩活该的多,结果连人民日报都看不过眼了,发文要大家冷静,要尊重生命,要尊重死伤者。

人民日报的那篇文章说的是对的,在生命面前,请大家务必保持一个正确的态度,不要让这起悲伤的事件演化成舆论的狂欢。因此,理智告诉二哥,这事不宜再谈。但是另一方面,感情又在私下里提醒二哥,一个善忘的民族,通常都摆脱不了悲哀的命运。所以,从负责任的角度来看,还是要说两句的。

一些年以前,二哥经商时,曾接触过一些西洋人,他们很佩服我们的勤劳勇敢和聪明才智,但是也委婉地提出了一点小意见,说我们有些不守规矩,喜欢打擦边球,钻空子。当时二哥不以为意,反而沾沾自喜,觉得我们果然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族群,生意场上,洋人的死脑筋不开窍,给我们留下的盈利空间太大了,须知,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或者说,活人怎么能被尿憋死?

作者  | 2016-8-25 14:09:39 | 阅读(96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作者:杨二

现在市面上新出了一种软件,叫答题APP。不会答的题,拿手机扫一扫,立马就可以知道答案。

有很多学生都在使用这个软件,因此也有很多家长为此忧心忡忡,怕自己的孩子就此患上依赖症,不好好学,结果临到中考或者高考的时候抓瞎。

关于这个问题,二哥的态度要么是呵呵,要么……还是呵呵。

毛主席他老人家曾经说过:现在的考试,用对付敌人的办法,搞突然袭击,出一些怪题、偏题,整学生。这是一种考八股文的方法,我不赞成,要完全改变。我主张题目公开,由学生研究。

虽然毛主席说的话,现在不怎么算数,有些人不认了,但你不得不承认,这番话说的还是相当有道理,甚合孤意。现在的考试,还真就是这个味道。

从这个角度说,既然你用对付敌人的办法对付我,那就别怪我也用对付敌人的办法忽悠你了。至于到底有没有学到真本事,那其实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都不落下风。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未来你对付我的方法越多,我忽悠你的手法也会越成熟,然后你完成了升学任务,我则学到了对付敌人的办法,看上去也算是皆大欢喜的局面。至此,我们的教育至少达到了这样一个目的:学会了如何在恶劣环境下斗智斗勇,以确保自己的生存。

其实,相比起划下道道来的考试机关,能发明出答题APP的这帮家伙,更让我惊艳,他们的智慧起码要比出怪题整学生的那帮人高出个两三米——老话有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丈等于十尺,一米等于三尺,大家自己可以换算。

当然,他们的智慧并非体现在答题能力上面——他们不会那么缺心眼,一道一道帮你去解答本来翻下书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作者  | 2016-3-13 11:52:16 | 阅读(1607) |评论(1) | 阅读全文>>

[杨二随笔]动奶可以,别动我的奶酪

2016-1-17 13:16:36 阅读1614 评论0 172016/01 Jan17

(作者:杨二。微信号:feihou1968)

一看到这标题里面的“奶酪”两个字,你们就应该知道这里面有故事,如你所知,不管是奶酪,还是奶,被别人动了,处理上一个不慎,都是要出大事,可以拼命的。

二哥说的是全州到兴安的跨县公交开通一个星期就被腰斩的事,晚报的记者谨遵采访守则,涉事的三方面都采访了个遍,并且如实报道。如你所知,各方都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的苦处,看上去也都有各自的一番道理,这倒是让心地善良的小记者心里面也犯上了嘀咕:二哥,这事你怎么看?

谁都有难处,大家都不容易,老实说,这件事,二哥也不好轻易下结论。村民们出行不便,当然要联名上书要求恢复公交;投了不少钱的班线车老板经营困难,当然会对这公交有抵制情绪;相关的管理部门乍暖还寒,剪不断,理还乱,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实实在在的Ladier and 乡亲们,夹在中间,当然是拍遍栏杆,一肚子的苦下水,更向何人说。

这样的复杂局面,一方面让二哥庆幸自己没去开中巴,也没去相关的管理部门任职(二哥当年在交通学校当过老师,如果升了官,倒也确实可能和这些事发生联系),另一方面,也让二哥想起了一道答案一直有争议的问答题:女朋友和老妈同时落水,你救谁?

其实还有一道类似的选择题也是大家经常讲起的:恐怖分子绑架了你全家,让你去引爆一个可以炸毁全城的炸弹,不然就杀你全家,你爆还是不爆?

这样的选择,真是要命,左右为难啦……二哥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想得人瘦毛长,想了一些眉目出来,但却不敢把自己的答案公开,怕挨砖。

不过,无论如何,在二哥看来,这次公交被

作者  | 2016-1-17 13:16:36 | 阅读(16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杨二随笔]不想当外公的粑粑,不是好爷爷

2016-1-8 13:12:40 阅读1621 评论0 82016/01 Jan8

(只发原创。作者:杨二。微信号:feihou1968)

根据相关文件精神,自2016年1月1日零时起,对生育两个以内子女的夫妻,实行生育登记制度,不再进行审批,由夫妻自主生育。

虽然二哥并不想要第二个孩子,但无论如何,准我生,这多少也算是个利好消息吧,说明社会在进步。就像我年轻时早餐能吃半斤米粉,再加六两馒头,现在却只要二两就够一样,没谁逼过我,我自己的选择而已,这很好。但是,如果谁出台一项硬性规定,说米粉一天只准吃二两,多吃要交米粉发酵费,那么,即使我真的只吃得下二两,估计心里面也是会不那么爽的。毕竟,吃也好,传宗接代也好,应该都算是人的基本权力吧?

新政策出来后,有些人第一时间反应,老谋子张艺谋应该是最纠结的一个,因为他被罚了748万又7854元。如果是现在的政策,老谋子可以省下三分之一,也就是两百多万。但二哥经过一番研究后发现,对于老谋子来说,即使政策早来十五年,其实还是没多大区别,然并卵,因为老谋子非婚生育的第一个,实际上按规定只罚了两万五而已——据悉,老谋子2000年的收入只有2700元。所以,二哥以为,真要是什么时候组织上彻底放开让生了,老谋子也许才会真的拍红大腿。

但是,必须承认,老谋子是爱国的,毕竟他没有为了省钱,让老婆跑到国外去生,而是硬生生地把那七百多万给交了。现在老谋子持什么护照二哥不清楚,但至少在交罚款的时候,老谋子应该持的是中国护照。所以,这是条有担当的好汉。

当然,这样的担当是需要底气的,二哥要是像老谋子那样的生法,估计早就上街要饭去了。福建泉州有对夫妇,生了四胞胎,手头紧,近期就

作者  | 2016-1-8 13:12:40 | 阅读(16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周二哥三吐血】一天收门票,我就一天不去凤凰  

2016-1-2 14:44:43 阅读3041 评论0 22016/01 Jan2

(作者:杨二。只推原创。微信号:feihou1968)

一吐:

《新年礼物!桂林这三个公园也免费了!》

2016年1月1日,七星、伏波、叠彩景区将对市民免费开放。市园林局的负责人统计,自此,桂林市区内公园都已对市民免费开放。

二哥已经好多年没进桂林的公园了——当然,我说的是那些有大门有围墙的公园,两江四湖不算——原因很简单:要收门票。

其实,凡是要收门票的地方,二哥基本上都已经不去了,不光是桂林,外地也是。之所以说基本上,是因为个别的地方,它收个门票,又不是贵得离谱,我可能还是会进去的。比如说顺德的清晖园(广东四大名园之一,二十块钱门票)只要去那边,我都会欣然掏钱买票,去里面瞎逛,施施然地YY上半天。再比如说佛山的梁园(也是广东四大名园之一,门票只收十块),一有机会,我也是会进去遐想一番的。

佛山梁园一角。有两百多年历史。 门票只收十元。

但是有些地方,我却是坚决不去的,比如说著名的凤凰古城,本来因为沈从文的关系,我一直心向往之,后来自从听说进城要收门票后,我就主动掐断了这个念想。黄姚古镇也是这样,本来去过一次后,我是一直还想再去的,只是后来听说开始收门票了,而且还不便宜,我就把黄姚从我的休闲版图里抹掉了。

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清晖园和梁园,从渊源上讲,算是私产(虽然现在已收归国有),里面有很多有些年头的建筑物,颇有看头,我未经主人邀请,去人家里看东西,给个门票钱,也说得过去,当是帮主人凑物业管理费了。至于凤凰和黄姚,一个是座城,一个是座镇,这可并不是哪一家的私产,

作者  | 2016-1-2 14:44:43 | 阅读(30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十大中心城市?想想也是醉了  

2015-12-17 10:27:54 阅读97366 评论1 172015/12 Dec17

■杨二(微信号:feihou1968)

(扫描加关注可看到更多杨二的文章)

当年上大学,我们宿舍一帮小年轻在幻想未来的时候,有过很多激动人心的想法,比如说,想当国家主席的——这个家伙当时的职务是团支部书记,因为换届,正觊觎系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也有要当李嘉诚第二的——当时学校放电影、开舞场、卖贺年卡的大军里,他的身影最活跃;还有想继承艾青衣钵的——这家伙长期给学校大排档老板娘即将成年的女儿写大量的诗歌……

至于杨二我,跟他们都不一样,我说我的幻想是做个散人,在文革中,这叫做逍遥派,换成当时文学一点的说法,则叫做闲云野鹤。我给他们大致描述了一下我的生活方式:先睡个懒觉,然后在迈阿密海滩上看书,晒太阳,喝百威啤酒。到了周末,就去瑞士滑一滑雪,喝苏格兰威士忌。想念朋友的时候,回国,去漓江里游个淡水泳,晚上喝桂林三花酒。

迈阿密海滩。

我这么说的时候,大家突然就沉默了下来,然后各种看我的眼神都有,最后,想当主席的哥们讪讪地说了一句:兄弟,你会不会聊天啊?

毕业后有段时间我在帮朋友做贸易,需要飞来飞去,虽然不至于从迈阿密飞到日内瓦又飞到桂林,却也在祖国的大地上东奔西突。比较夸张的一次是早上在佛山喝早茶,中午在北京吃的午饭,然后揣着一张六百万的汇票去了上海。在上海再收一张五百万的汇票后去了机场,本是想飞回广州赶到佛山吃晚饭的,由于没买上机票,只能在虹桥机场吃了个快餐,没喝酒。那天运气还不错,飞广州的航班没了,却等到了一个飞珠海的空位置。更加人品大爆发的是,同机的一个顺德老板,邀请我在顺德吃了水蛇粥喝了九江双蒸

作者  | 2015-12-17 10:27:54 | 阅读(97366) |评论(1) | 阅读全文>>

在路上

2015-9-28 14:30:58 阅读2407 评论0 282015/09 Sept28

■杨二

(微信订阅号:feihou1968)

之前我讲了一些划船、游泳、骑单车的事,现在我想讲一讲摩托车。

最近我算是被小小地刺激了一下的:两个相熟的朋友,一个单人独骑从桂林骑到了内蒙,另一个则呼朋唤友成群结队骑去了东北。单人独骑的这个尤其疯狂,渡湘江,越长江,跨黄河,纵贯几乎整个中国版图。这一路,这哥们除了把舍利子(此处特指肾结石)给颠了出来之外,途中还创下了36小时连续骑行2000公里的记录。

2000公里,36小时,一个人,开摩托车——虽然是哈雷,非一般摩托——平均每小时55公里,老天爷,这么作死,是要赴京赶考的节奏么?抑或是为筹建中的由北到南的中部高铁探路?如果是的话,我建议这哥们下次再走这条线,不妨带捅油漆,沿途看到违章建筑后,下车,刷刷刷,写上一个拆字,再用太极拳的手法画一大圆圈,把拆字圈在里面,为将来的高铁建设提前扫清障碍。

本以为,这样的骑行肯定累得不行,沿途也不过是走马观花,为了赶路而赶路,非我所喜,谁知这哥们累是累,回来后居然还能写出上万字的骑行感悟,并且文字精美,情节香艳,往网上一发,粉丝数十万,远非我个人微信中的数百羊肉粉可比。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这样的骑行疯子,我想我除了去办一个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患者证之外——最近网上好像流行这个——并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缩短我们之间的差距。

好吧,这样的骑行我是做不到的了,即使时间倒回去二十年,我年轻力壮的时候,也不过是从佛山骑回了桂林两次而已。不过,这两次的经历虽然没别人那么疯狂,至今却仍是我时不时在酒后拿出来炫一下的谈资。

作者  | 2015-9-28 14:30:58 | 阅读(240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漓江水咋就清不起来了呢?

2015-9-14 9:30:36 阅读1758 评论0 142015/09 Sept14

□杨二

(微信订阅号 feihou1968)

有句老话,叫做“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大意是:智慧的人乐于像水一样,仁义的人乐于像山一样。智慧的人懂得变通,所以快乐,仁义的人心境平和,因而长寿。

    我智商偏低,心中还常有嗔念,本与仁智扯不上边,但是快乐和长寿,却也是我一直想要的境界。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所以,我多和山水靠近一下,说不定就与仁和智沾了边,快乐长寿就有了指望也说不定。也因为如此,我就有了现在这幅肥头大耳的扮相,如果不发火,看上去很是慈祥,披上袈裟不说话,也是一高僧,很仁义的样子。当然,这个扮相也有脑满肠肥蠢笨之嫌,可是不还有句老话,叫做大智若愚吗?

    这是理论上的依据,落实到具体的操作方法上,我的选择是游水。之所以说游水,而不说游泳,因为我通常都在天然水域游,不爱去泳池游。早年我也在泳池游过,可后来听英国科学家的一项调查报告说全世界绝大多数公共泳池里都存在尿素含量偏高的现象后,我就只在天然水域扑腾了。泳池里尿素含量偏高?这里面的信息量有点大,如同之前我说过的那个案例:吃羊肉串被老鼠药毒倒。总之还是避开的好,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

    我通常都喜欢去斗鸡山下的斗鸡潭游水,一是漓江流到这里后,水面宽阔,两岸对望,足有三百米上下。二是那里离家近,来回方便,心胸坦荡的时候,直接光膀子穿条泳裤也就走过去了。岸边玩水的人不少,有点吵闹,可一旦游离岸边,到了江中的深水区,也就是海阔凭鱼跃的感觉了,加上不是游览河段,没有如同蜈蚣一般的漓江游船纵队,没遮没挡的,游起来很是惬意。

作者  | 2015-9-14 9:30:36 | 阅读(17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灵渠这一跳,上下五千年

2015-9-7 7:43:41 阅读1611 评论0 72015/09 Sept7

□杨二

(微信订阅号:feihou1968)

如前所述,前不久,我在兴安千年的灵渠边上嗨了一晚,和两个知己喝了一晚上的土米酒,聊了一晚上的风花雪月,聊得惬意,竟是不忍散去,因而有了些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意境。

    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值得一提。当时酒喝到酣处,望着静静流淌了千年的灵渠,我突然心有所动,我在想,如果我在渠底安静地躺了千年,会是什么感觉?眼看潺潺流水,粼粼流光,落叶,浮木,空酒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渠岸人家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一个一个从身边逝去。千年的聚散兴衰皆不见,惟那灵水仍在静谧安详地流动,不悲不伤,不嗔不痴。

    于是我提议,反正也没啥事干,不如咱们一起跳个灵渠吧?然后随波逐流,漂到哪算哪,实在漂不动了,上岸再喝。

    这跳水的灵感我也不知来自何处,但肯定不是来自屈原,如你所知,屈老哥是心情郁闷到一定程度后跳的水,我却是心神激荡到一定程度时才想干这件事的,里面的正面因素占主流。比如说大约二十年前,阳朔遇龙河尚未开发成现在这模样的时候,我们一行也是三人在遇龙河边散步,见风景不俗,水质清冽,心神立时就激荡了起来,随即便有了跳下去的欲望。

    这一次的跳水有点古怪。当时是元旦,虽然艳阳高照,气温却是极低,试一试水,冰冷刺骨,因此,最后跳水的结果是:有一个人只穿条内裤毫不犹豫就跳了下去,挥臂畅游间,嘴里还啸声连连,十分快意;有一个人则是瞻前

作者  | 2015-9-7 7:43:41 | 阅读(16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创意 不人生

2015-8-25 9:57:10 阅读2255 评论3 252015/08 Aug25

■杨二

(微信订阅号 feihou1968)

有人说,除了做公务员以外,人活在世上,大抵都是需要有些创意的,不然会很无趣。

我基本上同意这种观点。按我一贯的理解,公务员需要守规矩,按部就班,关键是要听领导话,其实是容不得什么创意的,就像河北衡水的那位城管,无接触情况下猝然倒地,来了个“碰瓷执法”后,被辞退不算,事后还成了网上的笑柄。凭良心讲,这小伙子的做法其实还是有些创意的,只是忘了身份,用力过猛,损己不利人,当为后来者鉴。

当然,如果你不是公务员,而是在其他行业谋生,那么有多少创意都尽管拿出来,一定有很多人受。比如我刚认识不久的一位大哥,本是行伍出身,却画得一手好画,写得一手好字。我也写过一段时间隶书,自诩有点功底,但在这老哥的一幅隶书《道德经》面前,我顿感无地自容。你说你十几个字或者了不起一首词四五十个字写得好也就算了,五千来字,你也个个都写得这么好,字字入心,且通篇法度森严,一丝不苟,那得是多么守规矩、克己奉公的一个人才能干出这活来?

而最要命的是,这么严谨的一个人,在演示他性格中的天马行空时,也是创意连连,完全不被世俗法理所拘。这老哥也是个潮人,年过半百的人了,微信却用得很好,很频繁,常令对艺术有着无限向往的我辈一日不看他微信,就有如隔三秋的感觉。老哥最近的一个作品是他微信号的二维码,和别人藏在手机里的方式不同,老哥把他的二维码雕在了一块大理石的地砖上——天才啊,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一招呢——前两天吃饭,老哥还说他以后的墓碑就用这一块大理石的二维码了,但让我给他再另外想几个字。

大师让我写墓

作者  | 2015-8-25 9:57:10 | 阅读(2255) |评论(3) | 阅读全文>>

夫妻生活其实就是一场修炼  

2015-8-10 15:31:15 阅读1955 评论2 102015/08 Aug10

■杨二

前两天搞家宴,有三五知己,席间谈到夫妻相处之道,众皆摇头苦笑,有曰家有悍妻兀自能针锋相对不落下风的,也有曰家教不严娇妻不识大统的,更有人说家中采取军事化管理自己是被管理一方的,总之不那么顺畅,不是生气就是受气。

    一片愁云惨雾中,独杨二端坐其间,微笑不语。众观杨二如此淡定,复见满桌由二嫂亲自操刀的美味佳肴,惊觉杨二方是此道高手,便问二哥于此有何感悟。二哥并不当场作答,只是淡然叼烟于嘴上,二嫂遂嫣然一笑,点火随烟上。众皆恍然,钦羡不已。

    二哥说:无他,惟修炼得法也。众再问,二哥笑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

    好吧好吧,我也就别TM装了,我的意思大抵就是:你们也还不错,至少进入了道家修炼的第一阶段,把气给炼出来了,气一生成,四处乱蹿,自是免不了成天生气受气了。其实二哥也有气,不信你问二嫂,只不过二哥我修炼得法,在炼精化气的基础上,将气与神合炼,能够把那个气给炼化了,使气归入神,所以精神。

    如你所知,故事讲到这里,按照惯例就应该由我那儿子跳出来,直接揭穿我了:算了吧老爸,你也就是嘴笨,说不过我妈而已……好吧好吧,儿子你说的也是实情,可我能够炼气化神,淡化夫妻矛盾,效果还是摆在那的嘛。

    其实,在不会炼气化神的阶段,我也和这几个哥们一样,常生出一肚子的气,气最大的一次,我还离家出走了。

作者  | 2015-8-10 15:31:15 | 阅读(195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2015-7-27 8:29:48 阅读920 评论0 272015/07 July27

■杨二

(微信订阅号:feihou1968)

之前我在《桂林饭局》的文章里讲述了我自己十分推崇的家宴故事后,从不同渠道采集到了很多反馈信息。有个很久没见的老同学恬不知耻地说,从此不敢带假酒去杨二家了。另一不要脸的哥们对此附和道:后来没再参加杨二家宴的,都是酒有问题,我也是。还为此解释说,经济萧条,水谷冲(一种民间自酿米酒的桂林话称呼)都要兑水才够喝。

    好吧,在这俩哥们眼里,杨二俨然成了酒鬼。这我勉强也就认了吧。但有人因为杨二之前的数篇文章都讲到了吃,就把我归到了美食家一类,我却还是持保留意见的。我也许能算得上一个吃货,胃口好,忒能吃,但终究只是层次较低的吃货,因为我一点都不挑食,只要有肉,有油有盐有辣椒,我就能乐在其中。实话实说吧,我离成为美食家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盖因杨二的味觉和嗅觉极差,实在难以区分各种味道中细微的成分和丰富的层次,不得不说,这都是长年烟熏酒蒸惹的祸。

    因为味觉和嗅觉这两种感觉神经拖了后腿,杨二注定成不了美食家,这事儿一点都不奇怪,也怪不得别人,你看那些品酒师或者闻香师,在对待自己舌头或者鼻子的环节上,其讲究程度,那可是一点都不逊色于眼睛的保护的。

    据说在法国南部的格拉斯,汇集了全世界最著名的香水品牌,同时也汇集了全世界最有名的“鼻子”。这样的闻香师属于稀缺资源,全世界不到五百名,经过长年的训练后,他们能在不用任何仪器的情况下,识别出4000多种香水的味道,当中最厉害的只需在

作者  | 2015-7-27 8:29:48 | 阅读(9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桂林饭局

2015-7-20 7:48:27 阅读1179 评论0 202015/07 July20

■杨二

(微信订阅号:feihou1968)

之前我不止一次地在各种场合说过,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想抓住男人的心,可以通过食道。时不时在家里搞个家宴,弄点好吃的东西招呼朋友,既解决了食欲,又满足了社交欲,同时还避免了自家男人独自在外应酬的不可预知的风险,一般来说,这个男人就很难跑掉了。

    当然,这个办法通常只对上了一定年纪的男人才有效,比如像杨二这样的,经过沧海,赴过巫山,很多东西本就已经看得很淡,基本上修出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高深内功。对于这样一个回了家就不愿再出门的人来说,一场像模像样的家宴,委实再合心意不过。

    这样的家宴,通常只适合小规模,三两个知己足矣,人一多,话题不受控制,一晚下来,除了一肚子酒水和一桌子水话外,很难留下什么值得一书的妙语或者感悟。在杨二看来,桂林人聚会,常有个问题,本来三五个人的邀约,因为朋友太多,一个叫一个,跟传销似的,最后成席时,往往是三五倍的规模。虽说桂林不大,三扯两扯总扯得上关系,但饭局间要把这关系扯清楚,一晚上的时间也就已经过去了大半,如果还遇上个别风格不合的,一晚上都未必磨合得好。所以,我搞家宴,通常是要严格限定人数和风格的,然后再把准确人数上报给内人,其他的自有内人操办。

    当然,小范围聚会,席成时三五倍规模,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桂林独有的优势:城市小,到哪都快。旧时在广州,想组个饭局,得提前一天预约,然后提前三个小时启程。

作者  | 2015-7-20 7:48:27 | 阅读(11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