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二的博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一直在撤退中的人:大城市广州混不下去后,撤到二线城市佛山,珠三角沿海地区混不下去后,又撤回到内地桂林,未来再撤就是十万大山了……

老徐掉沟里啦  

2010-12-08 07:55:03|  分类: 闲情逸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 8日桂林晚报25版“杨二专栏”)

   上周六,哈崽俱乐部陆上分会的哈崽们继续在朝阳乡的地界骑行,我也参加了,还亲眼见证了老徐掉进沟里的尴尬。
    其实说亲眼见证老徐掉沟里并不准确,真正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老徐具体怎么掉沟里的,没看到,老徐从沟里爬上来再回到打尖的地方后湿漉漉的样子,我们却都是见证人。那天老徐穿了一套紧身的骑行服,被沟渠水打湿后紧贴在肌肤上,凹凸有致,当时是正午时分,阳光灿烂,阳光下的老徐七彩斑斓,如出水芙蓉,相当的性感。
    赶紧声明一下,此老徐非彼老徐(徐静蕾),此老徐是我的高中同学,跟上周曾经提到过的小刘同班。老徐行伍出身,有胆色,酒量好,非我这样的好色无胆、好酒无量之徒可比,但这样一个熬过筋骨受过考验的人,缘何会在小沟里翻船呢?这引起了围坐在一起吃柴火鸭的其他哈崽们的推测。比较靠谱的一种说法是,当时有一穿低腰牛仔裤的妙龄村姑蹲在沟边洗菜,老徐想批评人家衣着暴露,不小心就忘了看路,掉沟里了;更靠谱的说法是,老徐其实是想批评人家不该在这样的污水里洗菜,不管是自己吃还是拿去卖,都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无论其中内情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老徐确实掉沟里了,然后让大家结结实实地乐呵了一个下午。俗话说,湿身事小,湿鞋事大,那天的太阳猛,衣服一下子就晒干了,只是那双鞋,嘀嘀嗒嗒的,回去免不了要被徐夫人数落一番。
    这帮家伙,我算是服了他们,本来说要骑久一点的,没成想,十二点还没到,路上一看到柴火鸭的招牌,有俩打头的跐溜一下就拐了进去,我心有不甘,却也只能随大流,无奈地跟了进去。老徐就是这个时候说要再去加点运动量,然后掉沟里的。
    我服这帮家伙的原因并不仅限于此,还在于他们随后的这顿农家乐便餐,居然吃到了四点半。骑两个钟头的单车,喝四个半小时的酒,I真的服了U。
    从我的减肥大计来说,我并不希望一天的骑行计划就这样结束,但当时酒桌上的气氛,却又真的让人不忍离去。虽然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假装不胜酒力,是躺在店家的古旧木沙发上晒太阳度过的,但这帮哥们的欢声笑语却始终在耳边回荡。恍惚中,我好像突然回到了八年前,那时,我在广州刚动完一个大手术,由于长期被大夫护士们恐吓,心情相当的压抑,这帮哥们里,就有好几个去了广州看我,把穿着病号服的我架到医院旁的农家乐里,狠狠地喝了一通。那一次,当我喝得晕晕乎乎的时候,感觉就和这天有点像:酒足饭饱,很幸福地躺在温暖的阳光下,身边不远处,有无数的好兄弟……
    OK,不抒情了。这么说吧,这帮家伙,一个赛一个地能喝,常有从戌时(晚饭时间)喝到寅时(最晚的宵夜摊收档时间)的记录,我曾经很纳闷,他们家里人怎么就那么放心呢,从没见谁打电话来催回家的?后来我想通了其中的一个关键,也可能是最让他们家里人放心的的一个原因:凡是喝酒,从来没有谁是开车出来的。那天去朝阳乡骑行的几个家伙中,家里有宝马的有两个,小刘的是雷克萨斯,另外还有凯美瑞之类的不一枚举,都是好车,但喝酒时,我从未见谁开过车出来的。
    这是底线,小刘说。
    说的真好,这确实应该是大家的底线。所以,在我看来,这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有责任心的一个群体了。

老徐掉沟里啦 - 杨二 - 杨二的博客
骑行途中经过的某山庄,号称“偷菜联盟”,可以钓鱼,可以吃饭,可以种菜。大家猜一猜,是谁掉沟里了?

 

老徐掉沟里啦 - 杨二 - 杨二的博客

 就为了这锅柴火鸭,中断了骑行。索价70(不含票,开票85。NND,一点都不便宜,味道也不见多特别)。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