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二的博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一直在撤退中的人:大城市广州混不下去后,撤到二线城市佛山,珠三角沿海地区混不下去后,又撤回到内地桂林,未来再撤就是十万大山了……

这是一种境界  

2010-09-28 15:17:50|  分类: 闲情逸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段时间没啥大事,风平浪静的,古井不波。这本是件好事,但不知怎的,心里面却老觉得不太正常,非典型性的平静,平静得有点诡异。后来才突然醒起,这里面的古怪在于那帮隔三差五就骚扰我一下的酒友们去泸沽湖暴走去了。算起来,今天该是他们暴走的第五天——不知他们这一路走得可好?路上有没有收容到单身的女驴友?有没有被摩梭族女子走一下婚?这帮家伙,还真会玩。
    我是看到摩托车特技表演的这些照片,才想起泸沽湖畔那一茬的,看到这些特技动作,我有和刚才一样的感叹:这些鬼佬,可真会玩。
    这是个让我纳闷已久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以前(几百上千年前)基本上是我们领着鬼佬玩,但这一两百年,却是人家领着我们玩。比如说玩车(汽车和摩托车,包括摩托艇),比如说玩极限运动,比如说玩摇滚,比如说玩街舞,没有一样不是人家先弄出来,然后我们跟风的。考虑到除了太极拳外,再难找到一样鬼佬跟我们风的东西,我不得不常在国际友人面前将脆弱的自尊心严严实实地收藏起来。而且你看,哪怕太极拳也是老祖宗的东西,并非我们现在这些人所发明,所以,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会想,在我们的物质基础越打越扎实的同时,我们在精神层面上,对于这个世界,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贡献呢?我始终觉得,老是靠老祖宗的东西来提升自尊,始终不是件底气很足的事情。
    去泸沽湖暴走,我本来是有份的,这帮家伙临出发前,都还在撩我:走吧,我们帮你买火车票。还许诺我很多优惠条件,说什么如果被摩梭姑娘走婚,让我先“被走”;如果有压寨老公(计划中的暴走线路有八天时间是在崇山峻岭之中,荒无人烟,手机都没信号,疑似有女山寨主),让我先做……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去,我不太相信他们的承诺,因为这次暴走的六人团队中,有两个家伙是正处级岗位的领导,而我就一副股级干部,还不在编,凭什么馅饼会掉在我的头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正如你们所知,我拒绝的理由其实只是个玩笑,正如我自封的副股级和他们许诺给我的东西一样。我不能成行的真正原因是:我想的太多了。比如说,我刚休完婚嫁,再请公休假好像不太敬业?我一去半个月,会不会回来后被单位炒鱿,或者给分配到司机班去(也算是同汽车有关)?又比如说,我一去这么久,崽细老婆嫩,会不会有人趁虚而入啊?再比如说,这一去费金上万,我得码多少字才挣得回来呢?
    诸如此类的比如,我想了很多,但我当时唯一没想到的是:这一去,我会快乐吗?现在我想到了这一点,却已经晚了,后悔莫及。我这半生中,有很多这种后悔,瞻前顾后,首鼠两端,因为这一点,我现在自己都有些鄙夷我自己。
    还得说到人家鬼佬,我的偶像,加拿大一位叫贝立夫的老哥哥,这位老哥花了10年时间,环绕地球走了66700公里,踏遍62个国家,磨破46双鞋,如无意外,他将于明年返抵加拿大老家蒙特利尔。据说,55岁的贝力弗环游世界,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年危机——这是引起我共鸣的地方——10年前一个早晨,一家人正在吃早餐,贝力弗突宣布:“我要用走路的方式环游世界。”然后他辞去工作了15年的职位,在外面自由自在地走了10年。
    需要想那么多吗?不需要,说走咱就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啧啧,瞧人家这境界!

桂林晚报 9月29日P33 “杨二专栏”)

这是一种境界 - 杨二 - 杨二的博客
    9月26日,澳大利亚车手巴克在展示摩托车特技。2010年全国摩托车越野赛暨国际摩托车花式表演赛(西乡站)于9月24日至26日在陕西西乡县举行。■新华社记者李一博摄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