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二的博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一直在撤退中的人:大城市广州混不下去后,撤到二线城市佛山,珠三角沿海地区混不下去后,又撤回到内地桂林,未来再撤就是十万大山了……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春运和城市化进程  

2012-01-10 00:0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杨二

    我给大家说说我前些天遇到的一件相当郁闷的事。
    在新浪上看到一篇文章,某副部级专家说,想缓解春运压力,关键是要加快城市化进程。大意是,当农民工能在城市里安家落户后,就不用再跑来跑去的给交通运输添乱了,这是解决春运问题的根本出路。
    当时我有些迷惑,不敢轻信,正如你所知,现在的这些专家,诚信度已经大不如前了,到底有没有道理,还真不敢随便下结论。后来我按自己的方式想了一通,决定提点不同意见后,再去新浪上找,却已经找不到这条新闻了,在整个站内搜索,也不见踪影,恰似泥牛入海。
    这样一来,我想找人诉说的举动就变得毫无目的了,郁闷啊,就像挂空挡顶风走了一宿山路,铆足了劲却抡了个空,纵有千种风情,更向何人说?
    个人看来,这个专家的说法值得商榷,这几年里,城市化进程的速度已经有了相当明显的提升,但春运的压力却是一年比一年大。以这样的趋势下去,缓解压力之说,就显得不靠谱了。就好像我的痛风病,我可以怪自己啤酒喝得太多,下水吃得太猛,但如果把它归结到造酒的人身上,或者养猪人身上,好像也太婉约了点?
    关于城市化进程,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没有发言权,但对于缓解压力一事,我倒是有自己的办法,唉,二十多年过去了,刻骨铭心啊。
    当年我是在广州读的大学,那一年春节回桂林,在火车上被一泡尿憋了七个小时,期间,小肚子的压力那是相当的大。当时,车厢挤满了人,站过道中的躺椅子下的骑靠背上的睡行李架的都有。打我有尿意起,我就在研究该怎样从一车厢的人肉中钻出条能通到厕所的缝来,结果,在亲眼见到一壮小伙半个钟头才前进了三排座位,并且惹出了四单对骂后,我决定放弃这种奢望——这种情况下,打架的可能性倒是很小,因为大家的手脚都交织在一起,假如你出一记摆拳,就可能发现你的胳膊上还缠着三五条你不熟悉的胳膊,甚至还可能有一条从行李架上垂下来的毛茸茸的茁壮的小腿。打这样的架会很复杂,牵涉面太广,所以,通常情况下大家只是动嘴。
    这种情形总让我想起一幅画,画面上,有无数的人头挤在一起,大有要挤出画框的意思,所有头上的嘴巴都大张着,几乎占据了整张脸,像呐喊,更像喘气,类似于快要干死的鱼。这么多年来,一说起火车,说起春运,这个画面就会第一时间在我脑海里浮现,比董存瑞举炸药包的形象还要清晰。
    憋了七个小时后,我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也不管四周有不少异性,打开窗户,对着这窗外就是一通狂扫。那一瞬间,压力全无,畅快得跟到了天堂一样。当时,火车已进入湖南境内,气温大概在零下七八摄氏度,黑夜中,杨二的小兄弟在时速一百公里的刺骨寒风中傲然挺立,气势非凡……
    这个形象,我是时常想到的,这个形象,不知还有几个人看到,这个形象,我却从来不曾说起。它就在那里,在无声无息之中,永远使人为之惊叹。在所有的形象之中,只有它让我感到自悦自喜,只有在它那里,我才认识自己,感到心醉神迷。
    OK,我承认,这段文字抄袭自杜拉斯的《情人》。但是,那种感觉是相同的,真实的。
    后来我总结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至少说明了如下三个问题:第一,逼急了,人是可以不要脸的。第二,人不要脸,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春运,让我们大家都很没脸。

  评论这张
 
阅读(9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