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二的博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一直在撤退中的人:大城市广州混不下去后,撤到二线城市佛山,珠三角沿海地区混不下去后,又撤回到内地桂林,未来再撤就是十万大山了……

网易考拉推荐

怎样才能抓住你的女人?和她一起开家客栈吧  

2015-07-13 12:0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二
(杨二的微信订阅号:feihou1968)

如果可以,我对自己的未来是这样设想的: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开一家小客栈。如同前人所说的那样,但愿老死花酒间,无需鞠躬车马前。

我的设想中,客栈是古代的那种小客栈,类似于电视剧《武林外传》里面那样的,前面吃酒,后面住宿。我的经营思路大抵如下:酒是自己酿的纯米酒,取的是山上的水,用的是山上的米,土法酿制,除了酒曲外,不掺任何添加剂。这一点在技术上已经不成问题,我老家的小舅舅是此中高手,我已经和他谈好,机会合适的时候,我专门跟他一个月时间,学习酿酒。

菜式也简单,主打菜就两种:卤肉和醋鸡,一冷一热。冷的是卤肉,热的是醋鸡。毫无疑问,这肉和鸡,用的都是当地最土的品种。这一点在技术上也不成问题,拙荆卤得一手好肉,现在就常在家里开卤锅,猪腿,牛舌,还有牛腱,卤出来后肉香扑鼻,口感极佳。不仅如此,开卤锅后的副产品(把够火候的卤肉取出后剩下的卤汁),更是桂林米粉的灵魂——— 卤水。用猪骨、牛骨加十几种香料熬煮数小时后,因为过程中有大量肉脂的介入,这样的卤水香气醇厚,拿来拌米粉,绝味天成。拙荆还说,如果条件允许,往卤锅里扔条杀好的蛇,再熬制十数个小时,则味道更鲜,大有此物只应天上有的感觉。我想,如果我开客栈,未尝不可以这么尝试一下,弄一碗天价米粉出来,也是一道招牌。

至于那醋鸡,同样也是一绝——— 拙荆以前曾经开过小饭店,做出来的醋鸡名声在外,在饕餮客中颇受好评。随了我以后,拙荆甚少抛头露面,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些相熟的食客在偶遇时仍不免要问起此味。而每每说起当年的醋鸡,这些食客仍是免不了眼神迷离喉结蹿动的,由是我相信:内人当年做鸡是做得极好的。也因此更加让我相信,我坚持不让拙荆单独抛头露面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好吧,要抛头露面也不是不可以,但只能在杨二开的客栈里,且不能离开杨二的视线范围。

前两天我下班回家,刚一出电梯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我驻步细品,感觉这香味竟然浓郁得有要实质化的趋势,如同看不见的浓雾,将人裹得严严实实,人行其中,有被拉拽的阻力感。恍惚中,感觉香味的组成十分复杂,以我这久被烟熏酒蒸的嗅觉,自是难以分得清楚每一种味素。只是,站在楼道里,透过厨房的玻璃窗,当我看到拙荆在卤锅前忙碌的身影时,有那么一瞬间,我惊讶地发现,浓郁的香味竟然如同退潮一般突然消去,与此同时,另外一种味道却轰然扑面而来,再次将我裹住。这一种味道,我倒是看得清楚,那分明就是家的味道。

我不得不说,这一天,当我满身疲惫一脸郁闷地应付完当天的工作后,正是这一种味道让我疲累尽消,满血复活。有这种味道在前,卤锅的香气是否还是那么浓郁,厚道,倒也不是最重要的了。

如果我存够了钱,能开间客栈,我想我还是离不开这种味道的。客栈虽然不大——三五张吃酒的桌子,三五间精致的客房,三五个特别的招牌菜,如此而已——不过,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推窗看山,出门见水,再加上店家夫妇的夫唱妇随,郎情妾意,那家的味道,却还是随时能感受得到的。

关于这个客栈的名字,我目前能想到的最有文化的一个备选方案是:二货之家。你可以把这理解为杨二的家,也可以理解成杨二这个吃货的家,或者我和拙荆二个吃货的家。当然,你要把它解释为二货们最爱去的地方,我也毫无意见。
该文载于《桂林晚报》15/7/12,P19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